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】(11)【作者:455823944】
【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】(11)【作者:455823944】
字数:754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

  「老师,我来帮您拿!」

  「不用,食品我都放车上了,这点水果我洗洗。」

  爸爸气喘吁吁的,拎着塑料兜水果去了厨房。

  这几天爸爸就快回部队了,妈妈恐怕露出马脚,生出事端。

  自从爸爸回来这两天,妈妈整日夜提心吊胆、心惊肉跳的,要不是妈妈见过大场面,上过万人的舞台得话,恐怕难以招架。

  穿上淡绿色的衬衣,妈妈羞愧难当的望着墙壁镜,仿佛梦幻般的复制出另一个自己……这样的着装无疑是暴露的,同样是裙子,设计上的款式又截然不同。
  这件裙子在超短裙中算是上品,白色也是妈妈喜欢颜色的一种,上窄下宽也符合中国的传统文化,美中不足就是这件裙子过于透明,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,仔细观看直接内裤。

  贴身的内裤不如称之为遮羞布,只挡住了前方的阴毛,低端的松紧带勒的阴部好不舒服,走起路来步伐要平稳,否则卡那里……私处岂不露了出来?

  想到这里妈妈心跳开始加速了,她回想起大学时从事过一段时间T台走秀,女教员让学员穿比这条内裤还窄小……不,应该说不是内裤,是松紧带编织出来的,当时一位女学员还嘲笑这样的内裤真像帽子呢!

  唉!

  妈妈轻声的叹口气!感叹岁月时光流逝的快。

  这样的内裤怎么走出去?

  妈妈心情烦躁不安的翻着衣柜里的衣服,想换上登山的运动装,又怕阿坤生气,万一跟爸爸说了可怎么办?

  这件?

  妈妈拿起多年未曾穿过的蓝色防晒服,这件防晒服是效仿风衣的外形设计的,穿在身上不多不少刚好盖住裙子的低端边缘。

  妈妈拉上防晒服的拉锁,暗自高兴的望着镜中的自己,如同脱胎换骨,焕然一新的对着镜子美了起来,涂着粉色的口红,嘴唇快速的上下张合,并发出吧吧的声音。

  「老婆!快点,走了。」

  听到爸爸的催促声,妈妈连忙喊道:「哎!来了来了。」

  阿坤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眼睛时刻不离开侧面的房门。

  激动的等待着高挑女郎走出来那一刻,这人不是别人,是女友的妈妈,我的师母,也是我肏过还想肏的女人。

  下体从早晨睡梦中的勃起一直膨胀到现在,一直硬的没停下来,脑海里不断呈现出自己经心设计的女皇的新装……

  记得好像有一篇课文,好像是皇帝的新装吧?嘿嘿!

  阿坤想到这里,嘴角泛起邪恶的笑容,用双腿紧紧的夹住那个不听话的家伙,精虫上脑,浴火焚烧着他的面部,如同武胜关二爷降临,随着妈妈从房间走出,红彤彤的面部坠入冰窟,被冰冷的寒气逼回了原型。

  原本的期望变成了失望,看到女友的妈妈穿着蓝色的防晒服,把身体捂的严严实实的,可气的是,防晒服的帽子也蒙在头上,又戴上了粉色的蛤蟆镜,只有她的下体还算满意。

  妈妈下身穿上一双长筒过膝的黑丝袜,本想穿上恨天高,又怕登山受阻,不得不放弃这样的打算,穿起粉色的平底运动布鞋。

  粉色的鞋子很显眼,丝袜包裹的双腿修长、笔直的同时,又增添几分诱惑及不可抗拒力,尤其是裸露出来的大腿,白中透粉从中反射着透进窗户的光芒。
  妈的,这腿!舔上去什么感觉?平日只想肏她,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,看来底在她身上多用功了……穿上外套遮羞?亏你想的出来,大人真有办法?用这招想蒙骗我?

  阿坤生气归生气,不过他不断思索着对策。

  「哎呦!我的姑奶奶,爬山你不嫌热?捂的溜严,我都认不出了。」

  爸爸仰头看着妈妈说。

  「懂什么,户外强光刺眼,紫外线又对皮肤不好,再者……这个山上的蚊子呀、虫子呀很多呢,不提前防范怎么可以呢?」

  妈妈表面上说着大道理,心跳却一直加速着,有墨镜的保护,她看到阿坤用冰冷的眼神投向这里,如两道冰柱直接穿破咖啡色的镜片,注入脑海直通心脏。
  妈妈倒吸一口凉气,紧张的让她扶了一下眼睛,平常的动作又显得那么不自然。

  「是!感谢李老师精彩讲解。」

  爸爸高兴的拍着巴掌,为妈妈鼓掌。

  「行了吧!走吧!」

  妈妈没理他,拿起手提包,挽至手臂上走了出去。

  爸爸赶紧跑到前面打开副驾驶的车门,绅士的鞠躬,伸手打着请的姿势,妈妈微笑的点点头,迈进车厢的瞬间,阿坤看到妈妈雪白的大腿中间,一道黑色闪过,眼前一亮。

  大骚屄!看我一会儿怎么玩你,阿坤捂着裤裆,打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  「我去~牛逼普拉斯。可以啊?强子你现在这小台球打的挺硬啊!我都干不过你了。」

  董军的台球一直很准,累死我也打不过他。可是我今天竟然赢他了,也不知道我是最近练习的原因,还是发挥超长,反正打哪指哪,瞄准中洞,一杆子下去……偏了,花半球在绿色的桌布上几个折射进了地洞。

  「我去~」

  董军那家伙见我蒙进一个,就叫唤。

  看着不可思议的进球,我抿嘴笑道:「没办法,你拉我6球都让我追上了,现在只剩最后一球,黑八在洞口呢,还用我出手?」

  其实我挺没自信的,不过还装作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,希望用阵势压倒他认输,可那家伙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说:「你打吧!太相信你了。」

  「哎呀?你还嘴硬,行!看我的。」

  我打台球就怕脱杆,白球根本不朝我指定的方向走,在案子上历经几个回合的折腾,最后慢慢的向地带方向旋转。

  原本董军那厮还暗自庆幸,随后大叫一声:「肏!」

  把球杆狠狠的打了一下桌案,接着说:「没天理,不玩了。」

  我赶快哄他在玩一会儿,手机却响了,是妈妈打来的,我接起电话问:「妈?有事?」

  「儿子!作业写完了吗?」

  「啊……写写完了。」

  听到妈妈的电话我就害怕、生气又郁闷。

  「写没写完?」

  「妈!我和董军刚看完一部电影,在刚写。」

  「行!不许跟妈妈撒谎啊?别把妈妈平时教你的当成耳旁风,赶紧写,写完复习功课,明天拿回来我检查。」

  妈妈的语气很重。

  「知道了!对了妈您没爬山?噢!快到了呀!噢!是的妈妈,嗯!妈妈再见!」
  我放下手机如同放下一块沉重的石头,心里这个生气。

  你说你成天管我,那小嘴儿除了训我和爸爸以外、就给阿坤含鸡巴,玩一会儿都不行。

  想到阿坤,我现在真想去找他,让他替我出出气,狠狠的肏我妈,肏我妈屄!把我妈屄肏的嗷嗷叫,肏死她!

  董军看我在那咬牙切齿的就问:「这?咋啦?刚才还好好的,现在眼珠子都红了?」

  「没事!咱俩在打一会儿就回去写作业。」

  「嗯!」

  我越打越生气,完全没了起初的兴趣,想的全是管闲事的妈妈,除了阿坤以外,还真没有人能帮我制服我妈,爸爸那厮还不如我呢!唉!阿坤那家伙应该不能闲着吧?爸爸只能爬到半山腰……跟他们去好了,我拿起笔抄写着董军的卷子。
  话锋转回来,妈妈这边、「老唐?」

  「王哥!这巧?没想到咱们当年的老红军在松峰山会师啦哈哈!」

  「是啊!许多年不见了,你等会儿!」

  爸爸摇上车窗对副驾驶的妈妈说:「你跟小坤去买四张门票!」

  老唐是爸爸的前战友,他们是一批的兵。

  「唉唉?别介,我来我来。」

  爸爸赶紧下车抱跟他拥抱,并回头向妈妈使眼色。

  阿坤跟着妈妈后面,一直走到拐弯的售票处,他回头确定爸爸没跟过来,拽着妈妈的胳膊说:「师母是想让我给你点教训呢?还是你主动点好?」

  这一路,妈妈的心一直不安,可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,妈妈没说话,把阿坤拉到售票厅左侧没人的地方,主动搂着阿坤亲他,阿坤生气的躲开妈妈的小嘴儿,皱着眉头看着她。

  「阿坤!只要你别让师母难堪,等你叔叔走,我就是你的,你想让我怎么做我都给你,行吗?」

  妈妈实属无奈,她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好办法了,想用美人计主动投降来稳住阿坤。

  妈妈说完,又想主动亲吻阿坤,阿坤不耐烦的把妈妈的胳膊甩在一边说:「有完没完?我又没让你光腚?你看他妈的那些女的,仔细看裙子里的内裤都能看见。」

  妈妈害怕的用娇手挡住他的嘴唇儿,摇着头示意爸爸还在不远处。

  阿坤放下她的小手,平静一下激动的心情,小声说:「大胆自然点,你怕啥啊?怕他你还会见网友?肏!」

  「别生气了阿坤!,等他一走我随你怎样。」

  「叫坤哥!」

  妈妈停顿一下,勉强微笑着说:「坤哥!好了吧?在不去买票,他该起疑心了。」

  「不行!贴我耳边叫老公给我听!」

  「你?」

  妈妈眉头一皱,很快又弯了下来。

  「老公!」

  「肏!小屄!」

  「呜~呜~人家~嗯嗯~涂……口红、嗯嗯!」

  「脱了!」

  「?什么?」

  「肏!」

  「别、哎呀!我衣服,我脱。」

  妈妈看到阿坤眼里布满了血丝,整个人如同饿狼般让她感到恐惧,怕衣服被他撕破,妈妈心想,算了,一切就当一场梦吧!年轻时自己不也曾经穿各种小内裤,去走内衣秀嘛?

  「墨镜给我,还有衣服。」

  妈妈红着脸递过去说:「那……下回不许在这样过份。」

  阿坤淫笑着,心想,此时女友的妈妈已经很听话了,至于距离调教吗?还要看她自身的本质,也罢!总不能施暴,应该适当的哄哄她,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的胯下奴。

  「好师母!绝对不会有下次的,我好爱你!」

  女人变卦特别快,刚才还主动亲阿坤的妈妈,现在用手堵住他的嘴巴说:「别亲!口红!」

  妈妈掏出化妆包,边补着口红,边向售票处走去,阿坤紧盯着妈妈的裙内,除了盘在腰间的黑色松紧带以外,妈妈的后方空无一物,虽然雪白翘起的臀部看的不是十分清楚,但朦胧感观的视觉,往往会让人产生错觉,观看后方,百分之百的人都会认为妇人几层没穿内裤,屁股又白又翘。

  「我去~骚!又浪~这小屁股扭的,要不是人多,估计会有很多色狼强奸你,卧肏!」

  阿坤自言自语的,看到妈妈站在售票口,正在拿钱买票。

  身后一个20多岁的小伙,把打火机特意扔在地上,然后蹲下来,后脑勺就快贴地上了,边摸火机边向上看着。

  「女士!打完折一共是三百八。」

  妈妈只顾买票,哪知后面被色狼猥亵私处?自然分开的双腿,无形之中让色狼钻了空子。

  见妈妈挪动脚步,那小伙赶紧捡起打火机站起来,身体靠在妈妈丰满的翘臀,手不经意间在妈妈雪白大腿上顺着裙子上挑。

  「啊?」

  妈妈自我保护的拉下裙子,回头看到一个小伙看着前方的售票员,触碰自己裙子的那只手放到头上挠着。

  看似很自然、镇静又淡定的一个动作,可妈妈知道,他的色手在左侧的臀部上,从下方的大腿根部,一直摸到了腰间,那不是偶然,妈妈感受到对方手心上的温度,触碰自己的肌肤直起鸡皮疙瘩。

  妈妈瞪了对方一眼,心想,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素质,不往好了学。
  刚刚被色狼猥亵,一旁的阿坤从头到尾看的清楚,嘴角又露出那种猥亵的笑容。

  看着妈妈胸前涌动的大波,及白色短裙前方黑色倒三角内裤,阿坤的鸡巴硬的实在难受,这样高贵俊俏的熟妇,无形中透着风骚,任谁也把持不住。

  不过,阿坤还是注重于妈妈后方的风景,那里远比前方荡漾。

  妈妈注意到爸爸的战友边跟爸爸聊天,边把目光投向她这里,妈妈羞的想捂住前方,又恐失态,感受到对方火辣的眼神,仿佛看穿挡在裆中间的遮羞布,自己的下体毫不保留的被对方揣摩一般。

  妈妈毕竟是经历过专业服装师的培训,具有极强的心里素质,撇了对方一眼,神情自若的对着爸爸说:「老公!票买完了,咱们走吧!」

  爸爸的前战友老唐是个老实巴交的人,今年50岁,一直单身,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,由于年迈的老母患了重病,生活不能自理,不得不提前退伍照顾老母,起初很多媒人给他介绍对象,对方得知还有瘫痪的母亲不得不放弃了,一晃送走了老母,岁数也大了,干脆自己一个人过。

  在乡下看的全是农村大老娘们,体型臃肿,进城以来,虽然也幻想过电视剧里的女人手淫,可却没见到过这么干净高挑漂亮的妇人,尤其是大胆的透明薄裙,里面黑色的内裤边角露出了几根屄毛。

  和尚的生活,加之手淫过渡,下体勃起的欲望衰减,早已让他告别了色戒。
  不想50年了,第一次有女人能让他硬起来。

  听到妈妈叫爸爸老公,老唐缓过神来,张大嘴巴,一副吃惊的表情对爸爸说:「她……她是嫂子?」

  爸爸是近视眼,又把眼睛落在了车里,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,方才看到妈妈穿上他买的短裙,激动的同时又多了几分幸福。

  听到前战友露出羡慕的神色,骄傲的拉着妈妈的小手说:「啊!怎么样?我老婆漂亮吧?」

  「漂、漂亮!简直就是天仙下凡,太年轻了,娶这么年轻的老婆,王哥!你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分。」

  女人都喜欢男人夸赞,妈妈听到这里,两腮出现了久违的小酒窝,刚才反感对方的心里,顿觉少去了几分。

  几人慢慢向山上走去,这一路,妈妈的反复的交杂着,心跳亦然折叠起伏。
  这套裙装无疑成为松峰山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更是众多议论纷纷的话题,妈妈年轻的时候去过万人体育场,参加全省举办的内衣走秀,被万人参观妈妈一丝没觉得羞辱,反而更自信的享受荣耀。

  但这次不同,妈妈觉得有无数双眼睛暗中偷窥她,如同自己赤裸裸的被多人看光。

  随着山越来越高,妈妈发现跟爸爸并排行走的老唐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。
  妈妈转身之间,看到身后有20多陌生男人拿着手机,在她转身的瞬间,那些男人假装打着电话。

  妈妈也看到了爸爸的战友老唐跟着其他人效仿,马上注意到了今天阿坤为自己选的内裤,手不经意间捂着腿中间,手指抚摸内部的松紧带,暗自庆幸还好,没有走偏,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沾上了粘液,妈妈羞愧难当,恨不得马上钻进鼠洞,砰砰的心跳及呼吸加速的声音不断缠绕耳旁,鬓角的汗珠慢慢滑落。

  还好,现在只是平缓的爬坡,一会儿到山上,那样自己裙里的春光毫无遮拦的暴露给陌生人,怪不得这些男人不正常,原来竟是自己……妈妈含着眼泪又不敢哭出来,把目光投向下面的阿坤。

  阿坤用手机打着字,妈妈包里响了一声,看到爸爸在欣赏一侧的古井,妈妈打开手机,上面是阿坤发给妈妈的短信:「师母真漂亮!放松自然点,我说过,女人就是给男人欣赏的,这些男人都迫不及待呢!别让老师知道哦!」

  妈妈气的蹲在地上抱头,又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裙子太短,站起来,拿起手机又回头看了一眼爸爸,然后打着字。

  「你到低想怎么样啊!我求你了,求你了老公!能不能不爬了呀?」

  爸爸看够了古井,向下边指着说:「老唐啊!你落后了啊!赶紧跟上革命的队伍。」

  上山下山的人越来越多了,他们路过妈妈这里,都流连忘返的看上几遍,要不是有爸爸的存在,估计跟妈妈搭讪的男人,及讨价还价讲价钱的嫖客都会蜂蛹而上,只是爸爸笑的跟大肚弥勒佛似得,对着前战友讲话。

  「啊!王哥,我这把年级有点落伍了,就让我跟在革命的后方,向首长战斗过的地方参观致敬!」

  这样的骚话只有本分的妈妈及傻乎乎的爸爸听不懂,其他的男人都偷偷的淫笑着。

  阿坤也无意间瞄了一眼爸爸的同事。

  他不跟爸爸并排走,妈妈当然知道他的想法,想对爸爸说什么,又不知怎么讲,这样难以启齿的事情,让妈妈心慌意乱。

  爸爸看到老战友赌输,当然开心,他以为对方的体力不如自己,高兴的说:「随时保护好后方阵地,不能让敌军趁虚而入,有什么情况随时向党国汇报。」
  爸爸拉着慌神的妈妈继续前行,并用手提包挡住了前方,她小心的迈着步伐,生怕一不留神,那只有一指宽的松紧带会卡在阴唇上,那就糟了,妈妈尽量稳住步伐,保护好后方阵地。

  这一路走来很是艰辛,感受到后方他们在偷窥底裤,妈妈觉得阴部滚烫滚烫的,松紧带摩擦着阴唇痒痒的,总想用手摸,又不能当中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情,竟让她有了想跟老公欢爱的心里。

  为了压住浴火,妈妈让爸爸给她讲平日里最不愿听的军区打仗的故事,随着山高,爸爸边讲边喘着粗气。

  而后方的敌军已经不用弯腰就可直逼妈妈禁地。

  随着裙子的晃动,阿坤看到妈妈裆中间的松紧带向内部凹陷,并出现了水纹的痕迹,由于受到淫水浸泡,随着走路的摩擦,淫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,可能松紧带的质量不合格,一指宽的松紧带两旁起了丝线。

  阿坤很兴奋,此时刚走到3分之一,距离山顶还很遥远,这样下去,松紧带最后会随着妈妈体内流出的粘液崩开。

  妈妈屄上长满了阴毛,周围的阴毛早已被身后越来越多的人看个遍,黑色杂乱的阴毛上,妈妈在上方,透过阳光的直射,会发现上面有很多星星点点的水珠、也有几根屄毛粘在一起,上面有水珠蒸发后,干枯的痕迹。

  不少男的偷拍偷录,受不了后就暂时躲避森林没人的地方自己解决,事后经不住诱惑,赶紧重新提抢上阵,继续偷窥。

  老唐50年才这么硬,反复撸射了几次,毕竟不在年轻,撸的腰疼,想到战友老婆私处的屄毛,又咬牙跟上了队伍,他也发现了松紧带的问题,并不是太太骚的不行,是松紧带起了丝线,磨的太太屄直流水,真漂亮,想不到我老唐还能看到战友老婆的屄毛,搞不好还能看到他老婆的屄是什么样子,看那夹紧的松紧带越陷越深,越夹越薄,太太的步伐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平稳了。

  老唐的眼睛时刻不离妈妈粉白双腿间那块松紧带。

  如今的妈妈如同悬挂在高空,而他在妈妈的脚下观看一般。

  一阵微风拂过,妈妈顿觉下体凉嗖嗖的,裙子被风无情的吃起来,妈妈夹紧双腿,双手护着前方掀起的裙角说:「老公!我看好像要变天,你看那朵乌云,不行赶紧回去吧!」

  爸爸抬头看了会说:「没事,我看天气预报了没雨。」

  「你没听说过天有不测之风云嘛?」

  妈妈很想解脱这种尴尬的处境,又不能直说,只能想方设法的变相跟爸爸辩解。

  「你要相信科学,古时那套没用,今儿我心情大好,说啥也要登上山顶证明给你看。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妈妈一时无语,平时老公说什么都听我的,想不到今天为何这么固执,能克服恐高的心里,妈妈自然替他高兴,可也低分时候吧?

  「怎么了?话说一半儿!」

  妈妈感觉到松紧带勒的阴部越来越痒,而且松紧带随着走路的步伐越陷越深,就好似有人把手指放在那里,用力往里塞,迫使阴唇外张,想把那松紧带夹住一样。

  妈妈心慌的捂着臀部说:「老公!我想上厕所,哪有公测啊!」

  爸爸听后说:「没有,山顶有,你要想小解就蹲树林里。」

  妈妈向四周看看说:「不行,人走动太多的。」

  「那就走吧!别想小解的事情。」

  ……

  原先想把妈妈写成3P那种,最后让妈妈成为万人肏,接客的小姐,后来心思第一次写,不知道写成什么样呢,还是走纯情路线,不要写的那么乱,不过想到不写那么乱,又想带着点乱的成分,才有了今天这张暴露的人妻篇,希望大家喜欢,再见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